法国vs丹麦|预测 法国vs丹麦|预测 三个年轻人做游戏身家超1100亿

三个年轻人做游戏身家超1100亿

其中,三位创始人蔡浩宇、刘伟和罗宇皓分别以553.5亿元、305.1亿元以及288.9亿元的身家,排名73位、145位、157位。蔡浩宇由此成为济南新首富。

另一位投资人宋涛,因早年入股米哈游赚得盆满钵满,以202亿元身家,排名231位。

这家公司多有钱?外部人士估算,米哈游2021年营收为328.54亿元,净利润约为185.4亿元,已接近网易的整体净利润。

米哈游的财富密码,源自2020年发售的游戏《原神》。这款产品,上线半年,仅苹果移动端收入就超过30亿美元,还不包括安卓、PC平台和主机平台。

截至目前,《原神》全球流水已超越《王者荣耀》,堪称近年来最吸金的现象级游戏。

曾有业内人士预估,《原神》2021年流水约300亿元,利润150亿元,仅单款游戏规模就可跻身中国500强企业。

米哈游三位创始人里,董事长蔡浩宇、副总经理罗宇皓负责幕后开发工作,总裁刘伟则对外比较多。他们曾是交大计算机系的同学,都是二次元爱好者。

2009年,三人尝试自研开发网页游戏,将自己对二次元的喜爱,转化为产品。据说,当时他们在交大的毕业设计就是一款单机游戏DEMO,但相对年长的导师不看好二次元,评分不高。毕业后的创业,也没有得到资本支持。

彼时,二次元游戏远不如一款人工智能产品吸引人。团队的启动资金来自上海科创中心的10万元无息贷款,办公室只有50平米,免费使用期限是半年。

创业初期的米哈游小团队(从左至右分别为罗宇皓、蔡浩宇、靳志成、刘伟、张庆华)

2011年9月,米哈游第一款独立制作的游戏《Fly Me 2 the Moon》上线。同年年底,米哈游总算获得了100万元天使投资,投资方为杭州斯凯网络科技,持股15%,实控人为宋涛。

斯凯网络原本是做塞班系统游戏的,IOS与安卓系统崛起后,公司不得不找新机会。

行业人士王宇告诉《21CBR》记者,相比莉莉丝的腾讯背景,米哈游三位创始人没有大厂背书,一线资本不看好,斯凯网络是“捡漏”。

刘伟曾表示,当时团队很迷茫,看不清产业方向。三名创始人拿着4000元的月薪,身兼多职。他自己除了美术原画没有做过外,所有工种都试过。他专门做了一年游戏客服,在这个过程中,了解玩家喜好。

2014年,米哈游上线》,将单机游戏升级为网游,玩法有变化,小获成功,营收超过1亿元。2016年,米哈游推出《崩坏3》,上线亿元,名声大噪。

“《崩坏1》是温饱,《2》是赚点小钱,《3》就是做到垂类第一。”王宇表示,2015年前后,行业开始从页游向手游“改造”,大部分公司选择直接改一款端游上线,赚个快钱,米哈游是从头到尾重新设计了一款新产品,风格独树一帜,在空白赛道赢得了口碑。

《崩坏3》上线后保持高增长,是米哈游的里程碑产品,直到大满贯《原神》诞生。

那段时间,他们自己玩了很多主机上的开放世界游戏,想把这种游戏带到手机上。自己想玩,又愿意做,团队有了做《原神》的想法。

此前没有做过这类游戏,米哈游对成本、预算没有太大概念。整个项目的开发过程从“痛苦”到“失控”,刘伟说,“陷入泥潭,完全超出预期。”

根据米哈游曾提交的招股说明书,2014年末,米哈游开发《崩坏2》,团队41人。2016年,《崩坏3》推出的时候,人数增加到了235人。2017年,原神立项时,公司人数达到308人。

《原神》从立项到上线用了三年,随着项目推进,投入逐步“失控”。米哈游砸下重金,人力拉满。

2019年末,《原神》单一项目人数已超过400人。2021年7月,据传《原神》开发团队人数已突破1000人。即便按照招股书里人均40万年薪计算,该项目一年人力成本至少花费4个亿。

此前,有媒体报道称,《原神》开发花了1亿美元。蔡浩宇公开承认投入不菲,“《原神》上线年开发的成本更高。”

在《原神》开发期间,《崩坏3》口碑一度滑坡,一来精力顾不过来,二来需要加速吸金,补贴新项目,体验变差。

Sensor Tower 数据公布的手游厂商营收Top30榜单中,2019年12月,米哈游排名26位。《原神》发行一个月后,米哈游排名窜升至第2位。

截至今年4月榜单,米哈游全球收入都稳坐国内前三,仅次于腾讯和网易。但腾讯有9款游戏收入在Top20内,网易是6款,米哈游只靠了1款游戏。

《原神》收入来源多元,除中国市场外,收入金额排名第二、第三位的分别是日本和美国。蔡浩宇谈道,海外市场表现超出公司预期。

“米哈游从二次元游戏起步,在一个蓝海赛道里做增量,避开腾讯和网易发力的赛道,错位竞争。”王宇说,有公司和米哈游一样all in二次元游戏,但时机晚了。

天使轮后,米哈游2017年提交上市申请,2020年已撤回,除此以外,这些年没有融资动作。

《原神》上线后,市场传言腾讯想入股,可“送钱”失败。“腾讯曾对错过米哈游耿耿于怀,因为这个标的性价比高,对其自身游戏业务形成竞争。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“现在,对一家利润百亿的公司,很难出价。”

该知情人士透露,米哈游还接到过字节跳动的收购要约,给到的估值是字节的1/4。按照2020年字节1000亿美元估值计算,米哈游估值超过250亿美元。

米哈游在薪资上出手大方。6年前,它就敢开两倍薪资挖人,现在为了抢人,不少岗位甚至开出高于大厂的薪酬,“有公司想挖,薪资上不一定接得住。”王宇说。

王宇说,米哈游的团队规模不小,内部也会出现各种“大公司病”,只是节节胜利的时候,瑕不掩瑜。让外界意外的是,公司创始人年轻务实,至今都战斗在一线。

米哈游内部有一句话,“在公司,你要选择的是,蔡浩宇所在的项目或蔡浩宇不在的项目。”大家都可以立项,但拿到的资源不均。蔡浩宇是重要决策者,他擅长集合公司人力、财力、时间专攻一个爆款。

“研发方向上有前瞻性,付出成本又是别人的n倍,后来者想赶超,很难。”王宇说,米哈游每款产品都会做三年左右,上线之后继续打磨,这样跑通自研自发的体系。

比起早年创业时,现在米哈游不差钱,想要完成的事情还很多。在王宇看来,为了拓宽业务边界,米哈游有一些投资动作。

仅去年,米哈游就出手5次,包括斥资6亿投资主打“社交元宇宙”的Soul,4亿参与视频云服务商蔚领时代的B轮融资,还与上海瑞金医院成立脑病中心,提供资金研究脑接口技术。

米哈游三位创始人,靠游戏赚到钱后,开始大手笔投资更年轻的人。这个招数有点熟悉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